当前位置:相城新闻网 > 关注民生 >
  • 关注民生

6岁白血病男童之死——花费超400万后离世,北京博仁医院拿他当“小白鼠”?

时间:2019-09-03  来源:  作者:相城新闻网

  年仅6岁的范裕喆患有白血病,他还是我国“双肺移植”最小患者。今年5月,范裕喆没能战胜病魔不幸离世。家属在整理多达十几次的住院病历时却意外发现,范裕喆在北京博仁医院(以下简称“博仁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医院的检验结果和查房记录“阴阳颠倒”,甚至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孩子被当成了“受试者”。

  目前,范裕喆的家属已经向博仁医院所在的丰台区医学会申请医学鉴定;丰台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已介入调查。

  在北京民营医院治白血病花约200万元

  江苏昆山的6岁男童范裕喆第一次来北京,并不是来旅游,而是求医治疗白血病。

  范裕喆的妈妈李霞告诉津云记者,范裕喆今年5月1日在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去世。去世前不久,范裕喆接受了“双肺移植”手术并获得成功,成为全国“双肺移植”最小患者。

  2015年,范裕喆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治疗8个月后康复出院。出院后第9个月白血病复发,专家建议先切除睾丸再进行骨髓移植。但李霞觉得,男孩子切除睾丸后长大后无法面对自己,于是否定了这个方案。

  (病重的范裕喆)

  2017年8月,夫妻俩带着范裕喆来到北京博仁医院治疗。这家是民营医院,来此之前听原上海一家医院某科主任高某某介绍,这家医院的专家团队在血液病治疗上有较丰富的经验,于是相信这家医院能治疗范裕喆的病。后来,高某某来博仁医院任职主任医师。

  因为博仁医院当时还没有移植舱,按照博仁医院的治疗方案,范裕喆在博仁进行了CAR-T免疫治疗后,由博仁医院主任吴某某联系北京一家医院借舱进行了骨髓移植。父亲范洪庆为范裕喆捐献了骨髓,移植手术很成功。

  2018年8月,范裕喆因免疫力低感染了EB病毒,在博仁医院采取了“EBV-CTL细胞输注治疗”后出现了皮排、肝排、眼排、指甲排等各种排异,最致命的是肺部严重排异,孩子日夜剧咳不停,一刻也离不开氧气。博仁医院给出的结果是:范裕喆移植后肺部排异后需长期吸氧维持治疗,药物治疗效果差,建议肺移植治疗。

  今年2月11,范裕喆转入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等待肺移植手术,为他手术的是中国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教授。虽然肺移植手术成功了,但范裕喆最终还是因为白血病长期治疗导致的其它器官衰竭最后不幸离世。

  李霞说,自从范裕喆患病到离世,所花的费用就超过了400万元,其中在博仁医院治疗的费用就有200万元左右。家里的房子、车子都卖了,如今早已是负债累累。

  检验结果和查房记录两次“阴阳颠倒”究竟为何?

  李霞说,范裕喆从博仁医院转入中日友好医院前半个月除了喝点牛奶别的什么都吃不下,甚至都无法坐起来了。转入中日友好医院后,李霞把范裕喆在博仁医院的治疗用药方案给了中日友好医院的医生,医生给范裕喆减少了抗生素类药物的用量。

  李霞说,减量大约三天后,范裕喆状态明显好转,不仅不怎么咳嗽了,还有了胃口可以自己坐起来吃饭了。李霞这时开始怀疑博仁医院的治疗方案可能有问题,孩子被过度治疗了。

  于是,她赶回博仁医院,复印了范裕喆在博仁医院的病例后,封存了所有的原始病例。

  在中日友好医院照顾范裕喆的间隙,李霞翻看了博仁医院的病例。因为范裕喆在博仁医院先后有14次住院经历,病例的厚度将近1尺,翻看起来需要耗费很多时间。

  翻看中,李霞发现了诸多问题,但因为担心范裕喆“双肺移植”后可能还会有原发病这块的问题要联系原来的治疗主任,因此李霞不敢质问博仁医院。

  7月11日,津云记者在北京见到了李霞夫妇,李霞向展示了她手里的资料。

  李霞向津云记者提供了范裕喆在博仁医院治疗期间部分病例的复印件。在送检时间为2018年8月23日的一份“病原微生物核酸检测分析报告”中显示:范裕喆的EB病毒(EBVDNA)的检测结果“<4*10^2”,单位是“拷贝/ml”,该项目的参考范围是“<400拷贝/ml”。李霞说,当天的检测报告证明范裕喆EB病毒(EBV DNA)的检测结果为正常范围内,是阴性。

  在2018年8月23日,谭某某副主任医生对范裕喆的查房记录中显示:“人类疱疹病毒示EBV阳性”,谭某某副主任还给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案。第二天(8月24日),童某某主任和吴某主任对范裕喆的查房记录显示:“患者血浆病毒定性为EBV阳性”

  2018年9月30日,博仁医院对范裕喆“病原微生物核酸检测分析报告”中显示:EB病毒(EBV)检测结果为阳性。在同一天吴某主任和刘某某主任查房记录中却显示:“血浆CMV DNA EBV DNA 均阴性”,吴某某主任给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案。

  李霞认为,博仁医院给范裕喆的这两次检验报告和治疗方案颠倒了,导致治疗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

  李霞说,博仁医院对范裕喆的治疗方案中,先后由医院的五位主任医师签过字,为何还会有“阴阳颠倒”疗法呢?

  把患者当“受试者”如何解释?

  “是谁允许博仁医院把我儿子当成‘受试者’的?”李霞说,要不是看到了博仁医院的“EBV-CTL细胞输注审核单”上清楚的写着“受试者”三个字,她根本不知道这些情况。

  在李霞提供的病例复印件中记者看到,在2018年9月10日,医院给范裕喆的“EBV-CTL细胞输注审核单”中显示:操作:EBV-CTL细胞终产品发放;确认项目:细胞终产品完好,包装袋上标有受试者姓名,细胞名称……,审核者为博仁医院高某某主任。而且回输当日的EB病毒报告还是显示为阴,也就是正常。

  李霞认为,医院把范裕喆当成了临床实验受试者。李霞咨询了多家医院得知,作为受试者,医院应该事先告知家属,并且和家属签订相关协议。作为受试者,在使用实验药物过程中是免费的。

  然而,李霞夫妇并没有收到博仁医院的告知,没有和医院签署受试者协议,医院也没有对范裕喆的“EBV-CTL细胞输注”治疗给予免费。

  抽血不化验直接输注合理吗?

  回忆范裕喆的治疗过程,李霞还发现了一些问题。李霞说,博仁医院多次给范裕喆输血过程中,采取的是一边现抽爸爸范洪庆的血,另一边就立马装袋回输给孩子,抽出来的血液未经过任何处理。

  (范洪庆的血液输入范裕喆体内)

  李霞查询了《献血法》并且咨询了其它医院,献血者在抽血前必须经过健康检查。抽取完的血液要经过检测,未经检测和检测不合格的血液不能临床使用。

  然而,博仁医院在抽取范洪庆的血液前,并未对范洪庆进行健康检查。抽取血液后,也没有对血液进行检测,在范裕喆的病例中没有那次输血的检测报告。未经检测的血液输注给白血病患者,会有风险吗?李霞想得到答案。

  博仁医院有资格做细胞输注治疗吗?

  李霞通过多方咨询和查找资料,对博仁医院做“EBV-CTL细胞输注治疗”的资格产生了怀疑。她告诉记者,今年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体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和转化应用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明确了对体细胞临床研究进行备案管理,允许经医疗机构临床研究证明安全有效的体细胞治疗项目经备案后在本医疗机构进入转化应用。其中,对开展体细胞治疗临床研究的资格做了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必须是三级甲等机构。然而,博仁医院是二级医疗机构。

  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聂学律师表示,2016年5月,原国家卫计委召开会议强调,要求细胞免疫治疗须停止应用于临床治疗,仅限于临床研究。

  今年3月国家卫健委出台的《办法》只是征求意见稿,也就是说截止今年3月,该《办法》还没有作为法律或者规章制度生效。

  博仁医院对范裕喆进行“EBV-CTL细胞输注治疗”是在2018年9月10日,网上打字赚钱那时候《办法》的征求意见稿还未出台。

  综合以上掌握的情况,聂学律师认为,博仁医院涉嫌违规操作。

  丰台区医学会将组织专家鉴定

  日前,李霞夫妇向北京市丰台区医学会申请医学鉴定。7月11日,李霞夫妇、聂学律师携带相关材料来到丰台区医学会正式提交了申请。

  博仁医院相关科室负责人也到场。李霞夫妇对几点疑问进行了说明,博仁医院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记录,并表示将配合相关调查。

  丰台区医学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邀请多方专家对范裕喆的病例以及治疗情况进行鉴定。

  丰台区卫健委介入调查

  7月11日,李霞夫妇来到了丰台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科进行投诉,工作人员记录了相关情况,并表示会进行调查。

  16日上午,津云记者联系博仁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表示,李霞反映的情况需要等待权威部门的鉴定。李霞提供的材料是否属实,材料中的疑问该如何解释。宣传科工作人员称,这需要联系医院医务科。医务科工作人员对李霞反映的情况没有逐一解释,只是表示,目前院方已经向丰台区医学会提交了相关材料,正在等待专家的鉴定。

  津云新闻将继续关注。




上一篇:郑州市民公交上手机被偷 车长说了句暗语小偷竟主动归还
下一篇:“喂你好,我是淘宝客服”话音刚落,女子没了三十万

热门点击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 Copyright © 2016 相城新闻网 www.jdxczj.com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相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皖icp备12009880号-2